服务项目

  • 番禺居民搬家
  • 番禺企业搬家
  • 番禺大件物品搬运
  • 番禺长途搬家
  • 番禺办公室搬迁
  • 番禺专业打包
  • 番禺家具拆装
  • 番禺钢琴搬运
  • 番禺行李搬运
  • 番禺厂房搬迁
  • 番禺家具拆装
  • 番禺设备移位
  • 番禺广州搬家
  • 番禺天河搬家
  • 番禺海珠搬家
  • 番禺越秀搬家
  • 番禺荔湾搬家
  • 番禺黄埔搬家
  • 番禺增城搬家
  • 番禺萝岗搬家
  • 番禺番禺搬家
  • 番禺设备移位
  • 番禺起重吊装
  • 番禺居民搬家
  • 番禺企业搬家
  • 请理解与关心搬家工人的艰辛

    发布时间:2011-09-23 04:15:14
     

      小卡车里没有空调,外面的热风直往里灌,让人全身潮热,汗水不知不觉往外冒。卡车开进位于台江区金融街万达广场的停车场,刘细雨和工友们就忙开了。这次的活是要将商场里50个手机陈列柜搬到位于中亭街的一个仓库,一车每次装运9个陈列柜,6个工人一起工作,不停地搬,也要一直忙到傍晚。

      从商场到停车场,来回跑几趟,刘细雨和工友们早已汗流浃背,湿透的白色T恤紧贴在背上,汗水顺着脸颊往下淌,谁也顾不上擦一下。

      “完成这个活,一个工人的收入差不多三四十元,实实在在是挣辛苦钱。”刘细雨一边说,一边用胶带把每个柜子的推拉门固定好。“搬运这活不只费力气,更要赔小心,像这样的柜子,要特别注意门锁钥匙、电线等零碎物件的保存。磕磕碰碰什么的都要尽量避免,要是哪里刮到了,就算只有一点点,顾客都会不高兴,有时还会引起纠纷。”

      在开往中亭街的途中,刘细雨和记者聊起干这行的感慨:“很辛苦,还常常不被理解,钱也挣得不多。有时遇到态度差的客人,让人付出了劳动还心情不好。还有些客户,不跟我们说明实情,欺骗我们,这是最让人难受的。”

      刘细雨举了几个例子,有次出活,一个客人住在20号楼,打电话时却说住在5号楼,搬运距离远了不少,价钱却不愿多添些。

      最常见的是明明一车装不下,客人还一再要求多装,想以此减少趟数降低价钱,“其实一车装多少能保证安全都是有讲究的,我们不会故意少装,但大部分顾客不理解,对我们不信任”。

      还有一次,顾客说好一车一趟230元,拉了4趟本该付920元,可搬完之后,顾客不认账,好说歹说才给了400元。“这样的事经常碰到,我们一般一趟车都是两个工人加一个司机,累一天刨去运输成本等,每人也就挣那么多。打工不容易,那种不理解和冷漠实在让人难受。遇上客气的顾客,即使让我们多受点累,心里感觉也好多了。”

      光看着搬家师傅们机械地搬运、装车,几个来回,记者已感到疲乏。这么热的天,能否适当提高工钱呢?刘细雨露出无奈的笑容:“天气再热,也没办法,怎么可能要求加价?除非是因为搬运的难度太大,才会和顾客商量。”

      临近正午,搬家师傅们还在继续忙碌,没有休息的打算,喝口水也是匆匆忙忙。刘细雨告诉记者,时间宝贵,早点完成工作才能多接点活,顾客也有他们的安排,没法按时吃饭是常有的事,“今天的活不算最累的,其他人还可以在运输途中休息一下。有时要走楼梯上下好几层,再在太阳底下不停来回搬十几趟,那才叫累”。

      刘细雨坦言,现在大部分蚂蚁搬家公司的处境都很尴尬,公司固定开销、工人工钱再加上广告费用等投入的提高,保本已是幸运。据他透露,福州的蚂蚁搬家生意越来越不好做,就其所在的大众蚂蚁搬家公司来说,原来也颇具规模,有6辆卡车,较多的固定工人,而今已经卖掉了4辆车,固定工人也所剩无几,多数时候得根据接活的具体情况联系临时工帮忙。

      “我干这行已经10年,体力也吃不消了,得换换工作了。”说到今后的打算,刘细雨说:“以后我打算开个小店做生意,我会回老家开店,和家人在一起。这些年老婆不容易,每次想多寄些钱,她都坚持不要,总是说让我自己多花点。儿子17岁了,给他零用钱他也省着花,很懂事。”说到这里,刘细雨露出了笑容,正午的阳光照在他沧桑的脸上,汗珠晶莹。

    广州搬家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