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项目

  • 番禺居民搬家
  • 番禺企业搬家
  • 番禺大件物品搬运
  • 番禺长途搬家
  • 番禺办公室搬迁
  • 番禺专业打包
  • 番禺家具拆装
  • 番禺钢琴搬运
  • 番禺行李搬运
  • 番禺厂房搬迁
  • 番禺家具拆装
  • 番禺设备移位
  • 番禺广州搬家
  • 番禺天河搬家
  • 番禺海珠搬家
  • 番禺越秀搬家
  • 番禺荔湾搬家
  • 番禺黄埔搬家
  • 番禺增城搬家
  • 番禺萝岗搬家
  • 番禺番禺搬家
  • 番禺设备移位
  • 番禺起重吊装
  • 番禺居民搬家
  • 番禺企业搬家
  • 山区人民为孩子们的学习,“实施孟母三搬的角色”

    发布时间:2011-08-18 18:39:52
     

      越来越多的孩子流向了城市,在乡村教了20多年学的老教师刘建军说,这不是令他最心酸的,他心酸的是怀揣大学梦的山区人们孩子在减少。而这些只是乡村教育的一个缩影。
      新孟母三搬因为山区人们没有幼儿园,1998年,他拖家带口从山区人们来到了广州,就为让自己的孩子像城里的孩子一样接受幼儿教育。为了孩子上学,他在广州搬了一次又一次家。
      他说:“来城里打工,不是为了挣钱,就想让孩子有个好学上。”
      即使自己再辛苦,只要是为了孩子上学,他觉得都“值”。
      乡村里没有幼儿园一口四口来广州“蜗居”
      年,邓洋的女儿四岁,儿子两岁多,如果在城市,两个孩子都到了入幼儿园的年龄,可是在老家山区人们却没有一所幼儿园,孩子只有到6岁时,才能到学校接受教育。
      那一年,他离开了驻马店平舆老家的那个两层小楼的家,带着妻子、儿子、女儿,一家四口来到广州“蜗居”。
      他说,一家人之所以要来广州,“就想让孩子能好好学,接受好的教育,将来好有出息,只要孩子能学得好,我们在广州吃苦也是值得的。”
      孩子上学上到哪,家就搬到哪孩子从读幼儿园、小学,到读初中,邓洋的家搬了三次。
      刚来广州那会儿,两个孩子都到了上幼儿园的年龄,他们就在二七区张魏寨一家幼儿园的对面租了套房子,“很小,三四十平方米,每个月一百来块钱,但是孩子去幼儿园方便,一出门就能看到孩子在幼儿园的活动情况”。
      孩子上小学了,在二七区邱寨小学。“虽然不是什么名校,但总比平舆老家山区人们学校的教育好吧。”
      为了让孩子离家近点,避免孩子来回奔波,邓洋在邱寨小学附近的晨曦小区租了一个70多平方米的房子。
      一家四口从“大通间”,搬进了两室一厅,房租比原来也贵了,三个月700元钱,这一租就是五六年。
      年,女儿要上初中了,在广州六十二中学;2008年,儿子开始上初中,也是在广州六十二中学。邓洋又在广州六十二中附近租了套房子,每月租金1300元。
      “我们的原则就是,孩子在哪上学,我们就在哪租房子,为了孩子的学习,多花点钱也值得。”邓洋说。
      “在城里打工,我们不为挣钱,就为能让孩子有个好学上”
      现在,邓洋和妻子在广州万客来做日化生意,收入还算不错,但除了两个孩子的学费、全家的日常开销、房租,“可以说,这些年在广州挣来的钱,全都还给了广州”。
      但夫妻俩都觉得为了孩子,在广州吃苦也是值得的。“在城里打工,我们不是为了挣钱,就是想让孩子有个好学校上。”
      去年,邓洋的女儿考上了省实验中学,今年,儿子也顺利地考入了省实验中学,这更让他觉得“来广州来得值,如果在山区人们上学,即使孩子在全校是第一名,顶多也是考到县重点高中,能考到省级示范性高中吗?”
      两个孩子都考入了省实验中学,离家太远了,最近,他决定将家搬到省实验中学附近,可“省实验中学附近的房租都不便宜,准备租个小点的,蜗居也没啥”。
      一个乡镇中学的落寞他是一所乡镇中学的老师,他最怀念的是1996年至2001年,学校里“好苗子多,学生也争气”。现在,有着20多年教龄的他只能靠回忆才能拾起当老师的那份荣耀,学校里的学生越来越少了,好学生都流向了城市。
      而最让他心酸的不是学生的流失,而是想考大学的孩子在减少。
      原来2000多人的学校现在只剩1000多张集一中是豫东平原上的一所乡镇级初级中学,刘建军(化名)在这所学校当了20多年的教师,他最怀念前些年在校的日子。
      “那时候,工作特别有激情,学生也争气。”他说,那些年,他们学校每年有20多个学生考上全县最好的中学,这些学生后来大多考上了全国知名的大学,毕业后都找到了不错的工作。
      “特别是1996年至2001年,这几年毕业的学生,很多考上了最好的高中,有的后来考上了重点大学,当老师的自然很自豪。”
      提起当年“人丁”兴旺的日子,刘建军语气就变得有力了:“生源最好时,学校里有学生2000多人,17个班,每个班有学生一百二三十人,学生多了,就容易发现好苗子,哪个老师不愿意教好学生?”
      现在,全校学生只有1000多人,每个班有六七十名学生。
      优秀学生不断向县城流动“学校越来越‘小’,学生越来越少,师资力量也越来越‘弱’。”刘建军说完这句话后,又补充说,其实这句话倒着说更准确。
      现在,乡镇、山区人们学校里的优秀学生不断地向县城学校流动,家庭条件再好点的,就随着父母去了广州等城市就学了,“关键还是山区人们学校硬件设施和师资力量跟不上去”。
      他说,之前很多优秀的教师是大学毕业后分配来的,现在,优秀教师大多选择留在市级城市,其次选择县城,最后才会选择到乡镇或山区人们中小学任教。
      现在,张集一中所有班级没有音乐课,只有一个美术老师,教十几个班的学生,初三年级学生只应付考试,不学音乐、美术。因为师资不够,去年分进来的两个体育学科毕业的老师,只能改教语文。
      乡镇中学的优秀教师本来就少,还经常被县里或城区学校“挖墙脚”。“没了好老师,学校自然就留不住优秀学生,老师进了城,孩子不得不进城。”
      愿意上大学的山区人们孩子在减少让这位山区人们教师心酸的不是生源流失,而是提前弃学的学生也在不断增加。
      现在,从山区人们出来的学生,在择业上完全靠自己,“没关系、没长相、没金钱,想通过考公务员找份工作,又是万里挑一,如今山区人们的穷孩子进大机关、大国企、大医院等,估计敢想的人都不多了”。
      所以,愿意上大学的山区人们孩子也在减少,“初三刚开学时,班上还有六七十名学生,到了快中招考试时,有的班里就只有30多名学生”。
      刘建军说,有些学生家长认为,孩子很难考上好大学,而即使考上了一所普通大学,还是找不着工作,还是要出去打工,倒不如拿个初中毕业证就去工厂挣钱更实在些。